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】(115)【作者:性与情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(115)

  可心看着那张纸良久,似乎对那张纸有些畏惧,因为她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,也不知道思建对她说了什么,或许她害怕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东西,也害怕让自己混乱的心更加的纠结。

  思考了许久后,最终可心叹了一口气,无论写的什么内容,自己总该面对现实,而且看着手中的那枚钻戒,可心的表情又是那么的复杂。

  「砰……」

  正在卧室休息回味的思建被吓了一跳,一个非常清脆的声音在客厅响起,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是那么的响亮。

  这是一个玻璃制品摔碎的声音,而客厅里面只有可心在,思建顾不得其他的,赶紧光着身子就从卧室里跑了出来,结果开门就看到了可心站在门口的鞋柜旁。
  一只手拿着一张纸,而脚下是一滩水迹,还有破碎的玻璃碴,而此时的可心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此时面无血色,神情安静的可怕,在她的腿上有一个明显的小伤口,是破碎的玻璃弄伤的,淡淡的血迹从脚脖上流出,虽然血量不大,奈何在洁白的腿上显得是那么的明显,但是可心什么也没有顾及,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手中那张纸。

  在思建出门之前,可心思考良久后,把戒指放在了鞋柜上。之后一只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,似乎想喝水缓解一下自己的内心,喝了一口水后,可心拿起了那张纸,那张纸没有折叠,就被放在鞋柜上。

  当把纸张翻过来后,可心扫了一眼,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和意外,因为上方鲜红的红头文件表示,还有任命书的标志,但是内容十分的简短,可心只看了不到两秒钟就读懂了任命书的意思,而可心疑惑了一会后,就突然愣住了,而且面无血色,身体颤抖起来,拿着水杯的那只手慢慢的失去了力气,水杯从手中滑落,摔在了地板上,惊醒了正在回味的思建。

  「妈妈,你怎么了!你的腿受伤了……」

  思建看到可心傻傻的站在那里,脚踝还在流血,他拿着纸巾屁颠屁额的跑到可心跟前,他此时身上一丝不挂,刚刚被可心擦拭干净的阴茎随着他的跑动前后晃动着。

  当思建抱着献媚的心态跑到可心跟蹲下的时候,可心突然像疯子一样跑向了自己的房间,而此时的思建正蹲下身体准备给可心擦拭血迹。

  而可心跑动的对候根本没有在意身边的思建,此时她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理智。
  「哎呦……」

  思建一声痛苦,光着的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地板上,发出「咚」

  的一声轻响,而可心脚步只是稍稍停留了一下,没有顾及思建,跑到了我俩的卧室里,但是她看到了空荡荡的卧室,之后她又跑到一边的阳台,根本没有顾及自己身上只裹着浴巾,拉开了窗帘看向了正阳台,但是她没有发现人影。
  可心再次跑向了卫生间,她到处的翻找着。

  看到那张任命书,她或许明白了一切,自己的丈夫在刚刚回来过了。而她听到的那声关门声,不是错觉,也不是隔壁的声音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看到此时可心现在的状态,可能她认为那声关门声或许是我回来的声音,此时我可能还在这个房间里,她像个疯子一样寻找着我,她寻找着房间里任意一个角落。

  而另一边,思建顾不上疼痛,看着可心着急慌乱的样子,他也愣住了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他灰溜溜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,揉了揉摔痛的屁股,之后看了一眼鞋柜,那里的钻戒在微弱的光线下闪闪发光,吸引着他的目光,他也看到了那张纸,之后也拿着纸张看了起来。

  看完纸张的内容后,就算一个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此时的思建没有了在床上和可心大战的嚣张强势,他毕竟还没有成年,此时也傻眼了,眼中露出了极度的恐惧,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  可心找遍了所有的地方,但是一无所获,最后她想到了那个地方,我家的后阳台,那里是供奉我父母灵位的地方,那个地方一直算是一个禁地,只有在节日供奉父母的时候才会开门进去,而可心由于做了对不起的我事情后,心中一直有愧疚,根本不敢进去面对我的父母。

  可心走到房门口,这个后阳台是最后一个地方,如果我在家的话,这里也是我最可能藏身的地方。百心捂着胸口喘着粗气站在后阳台的房门前,她迟迟不敢开门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,可心在房门前平复了4分钟后,她还是打开了房门,但是看到了空荡荡的阳台,没有看到里面有人,她的心不由得放松了一下,只要没有在房间里看或我的身影,那她就还有最后一丝希望。

  可能是我白天回来了,放下了礼物,此时正在外面忙碌,只为给她一个惊喜,俩人进门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鞋柜上的东西,这一切虽然可能性很小,但毕竟还有一线最后的希望。

  只是可心正要关闭后阳台的房门,带着怯怯的眼神看了一眼供台,毕竟可心现在刚刚做了对不起我和家庭的事情,所以有些心虚,不敢去面对我父母的灵位,尤其是在现在的晚上,毕竟看到灵位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公婆。

  但是关门的对候。可心还是忍不住谂瞄了一眼父母的灵位,但是她看到的是空荡荡的供台,我父母的灵位已经不在了。

  可心再次傻眼了,灵位也不在了,当然不可能有鬼、灵位自己跑了,那肯定是有人带走了,而带走灵位的人只有一个。

  可心的双腿一软,差点摔倒,她关闭了后阳台的房门。然后寻找着自己的手机,此时她显得十分的慌乱。

  可心找到手机后,按错了好几次才把电话拨通了出去,电话拨出去不久,电话待连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这是许久没有听过盼声音。

  在我刚出差的时候,可心还坚持每天给我打电话,但是每天都是关机关机,之后可心或许也失去了耐心,也或许没有时间和精力,最后就不再每天给我打电话,现在电话通了,但是可心却没有什么兴奋之情,反而十分的着急,更多的是害怕。

  电话通了很久没有接通,可心就再打。

  我的电话开机了。说明我此时真的结束了出差,更加印证了我刚刚已经回来过了。而刚刚的俩人还在忘情的做爱交媾。

  可心打了四五遍电话我都没有接听,最后可心实在着急没有办法,赶紧用手机短信给我发信息,但是我还没有回复,当可心准备再打电话的对候,电话提示对方已经关机,可心再实验了几次,还是关机。

  最终,可心的手机从可心的手中滑落,她呆立的原地,仿佛彻底失去了灵魂。
  一切都已经败露,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身子萎缩在地板上,她坐在地板上哭泣着,只是没有声音,只有眼泪再不断的流淌,而思建此时还光着身子站在原地,双手使劲的揉搓在一起,咬着自己的嘴唇,此时失去了方寸的他,感到了害怕,甚至看到可心缩在地板上哭泣都没有去安慰,此时的他大脑或许已经短路了。

  可心哭泣了一会后,就赶紧用手背擦干了眼泪,之后跑到卧室里穿衣服,刚刚哭泣了一会后,她或许想明白了什么,她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去穿衣服,为的就是出门寻找一个人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