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SM度假生活】(10)作者:DevilMayCry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(十)

  未央出现在门口。我赤身裸体地跪在美绪女王的脚下、奴隶深雪的面前,沉醉地舔着女王的美脚——这一幕完全暴露在未央的眼中。

  未央的表情只有微弱的一丝变化,随即从我的身上移开眼神,快步走到美绪女王面前,恭敬地鞠了一躬:

  「美绪小姐,招待不周,怠慢您了。」

  美绪女王眉梢一挑,瞥了未央一眼,冷笑了两声:

  「在这对儿变态M面前,不好意思暴露你的下贱性癖?」

  未央迟疑了一下,咬了咬嘴唇,最终还是跪了下去:

  「奴婢未央给美绪女王大人磕头。请尊贵的女王大人赏赐奴婢屈辱与快感。」
  我不禁有些吃惊。虽然知道她不是纯S女,但看到在深雪面前那样善于玩弄女性的未央,居然用恭顺标准的跪姿向美绪女王表示彻底的屈服…

  此时的美绪女王像个真正手握大权的「女王」一样,享受着未央、我和深雪男女三人的臣服与崇拜。美绪女王用脚背随意打了未央两个耳光:

  「屋子里有手铐吧,找出来。」

  未央先磕头感谢女王大人赏赐脚耳光,然后迅速跪爬到角落的柜子处,找出两幅皮制的手铐脚镣,重新回到美绪女王脚下跪好。未央跪的位置比我稍稍靠前,她也没有向我这里看过一眼。

  「M女,把你的M男主人铐起来。」美绪女王用脚尖点了点地上的束缚用具。深雪犹豫地拿起手铐脚镣,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做。

  「双手铐在背后。」美绪女王继续命令,「你的主人是个受虐狂,喜欢被拘束。」

  深雪顺从地应声,轻轻把我的双手按在身后,铐了起来,又给我戴上了脚镣。美绪女王说得没错,被自己的奴隶拘束了身体,腰被迫挺直之后,勃起的阳具显得更突出了。

  「未央,把这个M女铐起来,像她的主人一样。」

  「是,美绪女王。」

  未央拿起手铐脚镣,麻利地走到深雪身后,三两下就把深雪铐成和我一样的姿态。我和深雪一个挺着阳具,一个挺着乳房,像奴隶市场上的奴隶一样被束缚着,暴露在美绪女王和未央的目光审视之下。

  「好了,M男。满足你的发情女奴隶吧。」美绪女王换了翘起的美腿,「手没法用了,当然也禁止使用你那根没用的玩意儿。用舌头好好让你的女人舒服舒服。」

  「美绪女王,」未央磕了一个头,「奴婢是来请女王大人移步的。男主人刚刚到了。」

  「哦,由奈夫妻呢,到了么。」

  「还没有,女王大人,据说是遇上了堵车。男主人说再等等他们,如果晚上还没到咱们就先开始。」

  「那好,我们先过去吧。」美绪女王起身,未央也跟着站起。眼见我和深雪都羞得面红耳赤,美绪女王的声音也愈加傲慢:

  「如果回来发现你那根下贱玩意儿射了——你的这一星期就要戴着贞操带度过了。」

  说罢,两人离开屋子,房门重重地关上了。

  此时我才突然想起,未央所谓的「改名事件」,大概正是她原本叫做「美绪」,却被美绪女王征服,不得不改成同音汉字的「未央」吧。

  偌大的房间只有我和深雪两人以被束缚的耻辱姿态跪在地上,单独相处却比刚刚被调教时多添了一份别样的羞耻。怎么用舌头满足深雪,能不能够满足她,我心里完全没底,但为了让美绪女王满意,我只能服从命令。

  「深雪,你躺下。」

  深雪眼神迷离,显然也正身陷欲海不能自拔,虽然双手被铐在身后,仍然扭动着身体,努力尝试着躺在了地毯上。

  同样被束缚着的我也调整好姿势,趴着压在深雪的身上,开始和她接吻。
  紧缚着的男奴隶和女奴隶,没有任何技巧的激烈接吻…我和深雪更像是发情的雌兽和雄兽,疯狂地贪恋着对方的身体。

  压在深雪身上时,我勃起的阳具滑入了深雪的大腿中间,那里已经被她的淫水弄得湿漉漉了。深雪接吻时大腿夹紧,身体兴奋地扭动,强烈的刺激让我产生了射精的欲望。

  「深、深雪,」我连忙停止接吻,「停…停下,我快射出来了…」

  深雪从激烈的湿吻中回到现实,欲求未满地看着我。我小心翼翼地从深雪的大腿内侧拔出阳具,双手撑着身体移动,变成趴在深雪的身旁,开始用舌头快速舔弄深雪的乳头。

  「啊…主人…好舒服…!」深雪忍不住发出淫乱的叫床声,我舔得更加卖力,时而含住乳房的尖端,时而用牙齿轻轻咬弄她的乳头。

  「主…主人…啊…请用您的阳具…啊…!」深雪在我的舌头的爱抚下欲仙欲死,似乎稍稍被插弄一下就能高潮了,「请您插弄奴婢吧!求您用阳具征服奴婢…啊…!」

  「不行!」我立刻停下对深雪乳头的刺激,「美绪女王严格禁止主人射精,你难道没听见么?」

  「主人…主人插弄我两下…就行…!好痒…好想要…新治大人…!」

  「绝对不行,美绪女王说了,要满足你不能用我的…阳具…我也是美绪女王的奴隶,不敢违抗女王大人的命令。」

  没有哪一种性爱比被S支配着的M男M女性爱更加耻辱的了。深雪名义上是「我的女人」,但只因为美绪女王临走前的一句命令——现在美绪女王根本不在场——我却颤抖着身体不敢用男性的象征满足她,只能像个太监一样趴在一边用舌头取悦她的身体…

  深雪眼见我说什么也不肯上她,索性放弃了劝说,呻吟着摩擦双腿,借以获取微弱的性快感。我开始用舌头刺激她的各个身体部位,从耳垂、脖颈到腰间、内膝…深雪不时发出愉悦的呻吟声,像是刺激到了性感带。

  不过不对深雪的私处进行直接的刺激,是无法真正让她高潮的。

  我做M男时,是偏爱严格的上下关系、反对S女用口舌刺激男奴阳具的那一派;同样做S男时,我平时也不愿意为M女口交。但现在为了完成美绪女王的命令,也顾不了许多了。更何况我这副奴隶姿态,怎么还能自称S男。

  但深雪的双脚被脚镣束缚住,脚镣本身并不宽松,深雪的双腿也无法大幅度分开。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舔到深雪的整个阴部,只能用舌尖尽量刺激深雪的阴蒂。深雪在我的口交下淫叫不断,几次快要达到高潮,但终究只差一步。

  不知我和深雪的淫乱变态行为持续了多久,美绪女王回来了。

  「哟,一对受虐狂玩儿得挺开心呢。并排跪好。」

  美绪女王坐回沙发,点上一支香烟。未央没有随女王大人一起回来,是做什么去了呢。

  深雪兴奋得有些虚脱,但还是吃力地跪好,与我并排给美绪女王磕了一个头。
  「M女,你的主人满足了你的受虐性欲么?」

  「没…没有,女王大人…」

  「果然是个没用的M男,自己的女人,还是发情的裸体美人,居然这样?哈哈,不配做男人的货色。」

  面对女王大人的羞辱,我只能连连磕头,承认自己是满足不了自己女人的M男。

  「满足不了M女该罚,不过没射这一点倒该赏你。呵呵,M男的可取之处也只有乖乖服从命令吧。」

  美绪女王说着,走到我的面前,给我戴上了一副眼罩。突然被剥夺视觉,我的心跳更加猛烈了。

  「下贱女人,很想被插弄?」

  「是…女王大人…!」

  被戴上眼罩的我只能凭借美绪女王与深雪的对话,想象两人的行动。也许是M原本就富有想象力,这样一来阳具反而更加坚硬,前端滴出了淫乱的液体。
  「想要你的M男主人的小阳具,还是想要这个?」

  「啊…!女…女王大人…请允许奴婢使用…使用那个…!」

  (那个——是什么…?)

  「使用这个的样子可耻辱了呢。你要蹲在地上,像真正的牝犬一样蹲起身体,不是被这个插弄,而是自己把小穴凑上去迎合它呢。」

  「奴婢…奴婢想要那个…!不被男人看着就…就行的…」

  (是吸附在地上的假阳具吧…啊…想象到清纯的深雪用吸附在地上的假阳具自慰…!明明我的阳具就在身旁,却对地上的假阳具更加中意…!)

  「被女人看着就没关系么?呵呵,未央说得没错,你这小贱货还蛮有Les素质的,值得开发一下。」

  「谢谢尊贵的女王大人…!」

  「慢着,我问你,女人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?」

  「诶…?奴婢…奴婢不知道…」

  「当然是『贞淑』。你要用这个来自慰,满足自己的淫乱欲望,就得跟之前统治你的阳具作出诀别。同时服从于两根肉棒,这么背德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么?」
  「奴婢…奴婢该怎么做,女王大人…?」

  「站起来,用脚踩两下这个下贱男人的小阳具,你就可以痛痛快快地享受自慰的快乐了。」

  (被、被深雪踩踏阳具…被自己的奴隶踩在脚下…?好屈辱…!)

  一阵沉默。

  「这个变态M男,只会用舌头把你的欲望挑起,那根下贱玩意儿有什么用?难不成你还想继续服从于这种变态男奴隶?」

  「深、深雪——」我还没来得及讲出下面的话,阳具已经被冰凉的脚底踩在了地毯上。

  「哈哈哈哈,都说M女对没有S性的男人毫不留情。未央是这样,你这小贱货果然也是这样呢。」

  (啊…阳具被踩着…好舒服…!深雪…不知道深雪现在是什么表情…)
  「行了,再踩这个变态就射了。这种M男不喜欢在女人身体里射精,只爱射在女人的脚底。」

  「是,女王大人…!」

  深雪顺从地收回了脚,我喘着粗气,仔细听着外界的声音。

 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接着突然出现淫乱的抽插声,随着抽插声的节奏,深雪兴奋的浪叫此起彼伏。

  「啊…!啊…!谢谢、谢谢尊贵的女王大人…!」

  封闭的屋子,被蒙住眼睛铐住双手的M男,用牝犬的姿势耻辱自慰的M女,坐在沙发里吸着香烟优雅地观赏这一切的S女王…如果以旁人的角度来看,该是多么变态淫乱的一幕!

  「停。现在还不能让你高潮,小牝犬。」美绪女王说着,摘下了我的眼罩。
  还没有高潮的深雪被美绪女王强制拉起身来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吸附在地毯上的肉色假阳具。

  「差不多该合流了。」美绪女王拿出两副狗链,分别给我和深雪戴上,「跟我来。」

  我和深雪依然保持着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姿态,被美绪女王牵着离开房间,穿过走廊,来到二楼正面的房门前。

  「里面大概也玩得正欢呢。」

  美绪女王的推测当场就被证实了。房门刚刚推开,屋内就传来激烈的鞭打与惨叫声。

  在美绪女王的牵引下穿过玄关——未央正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,双腿大幅度地叉开,双手手腕分别与脚腕捆绑在一起;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强壮男人只穿着内裤,站在旁边用散鞭狠狠地抽打未央。

  「还以为你们正在做爱呢,未央这小骚货之前就在说想你的大阳具了。」
  「哈哈,这不还有男性客人嘛,未央这种上等女人总不好开始之前就独享啊。」
  「你说这个M男?」美绪女王扯了扯我的狗链,「他也敢上未央?他连这个没什么胸的变态M女都不敢上。」

  美绪女王说到深雪时,又扯了扯深雪的狗链,深雪被拽得身体一晃,顺势跪下了,还臣服地给鞭打未央的男性磕了一个头。

  「他不敢上这个女孩?听真由子说,他是这个女孩的主人吧。」

  「主人?哈哈,你说是就算是吧。」美绪女王丝毫不掩饰对我的嘲笑,「不过这个主人还一次都没插弄过自己的奴隶呢。」

  或许是为了突出我的「主人」身份,美绪女王把深雪狗链的握柄塞到了我的手里。

  「我来之前还挺期待未央被有M性的男人插弄的样子来着。完全是M男的话,这不就和忠夫没什么区别了。」

  「男主人,」得以喘息的未央跪在地上,以耻辱的姿态向她的男主人报告,「这个叫新治的就是M男,搞不好和忠夫一样下贱,奴婢不想被这种M男侵犯!」
  「男、男主人…!」跪在我脚下的深雪突然也开口,「奴婢…奴婢和未央姐一样,也不想被M男侵犯…!」

  被称为男主人的男人没有理会两人,径自在沙发里坐下:

  「忠夫和由奈得晚些才能过来,咱们就先开始吧。」

  「真由子呢?」美绪女王的眉毛轻轻一挑。

  「好像还在休息。嘛,真由子肯定要做S女的,没什么悬念,就先不吵醒她了。」

  「我也肯定要做S女呢。」

  「那么这样,」「男主人」发话了,「你是叫…新治吧,你之前是S男还是M男,我一概不问。未央是我的奴隶,也是我的秘书,但既然是度假,就不讲究平时那一套『专属』什么的,玩得开些才好。」

  原来未央真的是秘书,那这位「男主人」也是颇有社会地位的人了。

  「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,上了被紧缚的未央,或者跪下给未央舔脚。我倒是不太理解M男怎么都喜欢舔女人的脚了。你是和未央做爱,还是给未央做奴隶,完全由你决定。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这一决定在接下来的一星期内持续有效。」
  一星期内享受未央的肉体,还是享受未央的虐待——是这样的选择么…
  「变态奴隶新治,本小姐屈辱地被捆绑着,你却跪下恭顺地为我舔脚。这种下贱场景你已经幻想着手淫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。」未央明明是一副受虐M女姿态,却用十足的S语气对我讲话,甚至有些装腔作势,大概「男主人」爱看自己的奴隶装高贵吧,「本小姐虽然也是M,却不是你这种最下层M男想舔脚就能舔的。你想屈服于我,先双手把深雪的项圈套在本小姐的脚踝上。把你的女奴献上给本小姐作Les肉便器,本小姐就收下你作奴隶。」

  我刚想说深雪已经不是我的奴隶了,美绪女王却对未央的话颇感兴趣:
  「这个M男和M女多少算是一对儿情侣了吧,把M女献上,这是寝取奴隶呢。M男,你还有这种变态性癖?」

  「美绪女王,我…」

  「哈哈,阳具小的M男基本都会发展成寝取奴隶呢。不过要做寝取奴隶,就要做得彻底。把自己的女人献给女人算怎么回事,要献就要献给S男调教。还没来的那个忠夫,平日里就会把自己的妻子由奈献给男主人调教呢。」

  「啊,忠夫是想让我把由奈调教成S女,好在平时满足他的M性。但是由奈是个骨子里的纯M,做S怎么也不像样。」「男主人」笑着说,「你的这个女奴隶深雪,我倒瞧着有些做S女的潜质。你如果想把她献给我,我可以短短几天内把她调教成你的女王。」

  诶…美绪女王的提议,让本来的两种选择变成了三种,我究竟该…?

  ①上了未央。

  ②把深雪献给未央,做未央的奴隶。

  ③把深雪献给「男主人」,等待深雪的S性被开发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